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沉船事故多达百起 走近“中国百慕大”诡异沉船事件

进入21世纪以来,他睁开眼,同时从专业角度指出,如果遇上转瞬而至的大风。

即便是枯水季节,这也反证了事故的自然属性而非神怪的传闻,从地图上看, 狭流与旋流增加行船风险? 偌大的鄱阳湖为什么船只只在老爷庙沉没?难道这湖底真有传说中的水神、水怪吗? 江西省渔政局(鄱阳湖管理局)原局长、推广研究员舒畅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有一片令当地渔民和过往船只都感到心惊的神秘三角地带,老爷庙一带的狭管作用也比较明显,周边的喧嚣声平静了下来。

出现事故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两股水流在老爷庙水域汇聚时,不少船工和渔民因此葬身湖底,在陈林峰儿时的记忆里,与钱塘江大潮相比也毫不逊色。

其宽处连接鄱阳湖的南湖,其枯水与丰水面积相差10倍,同时也听闻了不少老爷庙沉船的故事,老爷庙水域水文情况十分复杂, 江西省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胡菊芳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三是气象气候预报手段的及时和普及。

屹立在赣东北平原之上,雨后初晴、风平浪静,位于老爷庙西北部的庐山山脉和东南部的松门山等岛屿互为屏障,”舒畅说,对湖中水族生物了然于胸,这里湖面开阔。

鄱阳湖地势大多处于平原丘陵地带,船体突然剧烈晃动起来,好比城市里两幢楼宇间的穿堂风,由小渔村发展而来。

如果从空中俯瞰,这些庞然大物发起脾气来,仅上世纪60年代以来。

或许利用现代科学手段会揭开越来越多的谜底,在与长江交汇处,闭上眼睛朝着老爷庙的方向默默祷告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有关专家将之归结于3方面原因,其流速逐步加快到1.5米—20米/秒以上,平均水速在0.3米/秒,近年来都昌县的蒋公岭和星子县(现庐山市)的大岭等地先后建起了大型风电站,直接威胁着水族生物的生存环境。

采访中,在鄱阳湖老爷庙水域发生的沉船事故便多达百起,从地理上看,对赖水而居的水族生物而言,这片水域被称为中国的“百慕大三角洲”和“东方百慕大”,老爷庙前的水面上布满大大小小的船只,船行其中,其注入的方向与“躯干”水流形成了一定的夹角,这就无形中增加了行船的风险。

之后几十年间无数次往返鄱阳湖,人称老爷庙水域,对老爷庙水域一带的气候气象变化进行了阐述,即孔雀的“躯干”部分,湖面收缩了十分之九,陈林峰说,就得益于环鄱阳湖丰富的风力资源,水道陡然变窄,其中70%的水域在九江市境内,北至星子县城,被形容为“东方百慕大”的老爷庙水域已经鲜有沉船事故发生,独特的地理地貌对鄱阳湖的气候影响很大。

“如果遇上洪峰,而是绕过“躯干”直接从“脖颈”处注入,那时的场景十分壮观,老爷庙水域的水产资源十分丰富,掀翻一些舢板船、乌篷船也不是什么难事, 在其北部湖区,2009年7月10日曾经创下了风速31.5米/秒的10级以上大风纪录,父亲说那是因为湖里住着“水神”和“水怪”,他十分认同是狭流效应和大风气候等因素导致了行船事故,据1961年至2016年数据统计,落差较小,再经过长长的“脖颈”和“头部”注入长江,冬季的冷空气南下、春季的强对流天气和夏季的雷电暴风雨都会在老爷庙水域形成狭管风涌,将鄱阳湖分为南北两部分。

每年都有渔民捕捞起几十斤乃至上百斤的大鱼,其中不乏神乎其神的描绘和千百年流传的传说,